•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生態翻譯學視角下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生態環境研究

2022-05-02 點擊:
李蘭蘭,譚秀敏
(天津中醫藥大學,天津 301636)
 
摘要:生態翻譯學強調譯者是翻譯活動的中心,翻譯是譯者適應翻譯環境,選擇最佳譯文的過程。作為中醫文本的基本單位,中醫名詞術語濃縮和概括了中醫學的文化內涵。該文分析了中醫名詞術語英譯過程中涉及的“語”“人”和“文”,以及身處生態翻譯環境中的譯者調整并適應語言維、文化維、交際維,最終產生適應生態環境最佳譯文的過程。
關鍵詞:生態翻譯學;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生態翻譯環境
中圖分類號:H315.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2(a)-0050-04
 

Study on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i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CM Term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co-Translatology

LI Lanlan, TAN Xiumin
(Tianjin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ianjin, 301636, China)
 
Abstract: Eco-translation emphasizes that translators are the center of translation activities, and translation is a process in which translators adapt to the translation environment and select the best translation. As the basic unit of TCM text, TCM terms concentrate and summarize the cultural connotation of TCM. This paper analyzes elements involved in ecological environment of TCM terms translation, including "language", "people" and "text", as well as translators’ adapting to the linguistic, cultural and communicative dimensions, and finally producing the best translation adapted to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Key words: Eco-translatology;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CM terms; Ecological translation environment
 
      數千年來,蘊含中國獨有的文化觀與哲學觀的中醫為中華民族的繁衍生息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中醫作為中華文化獨具特色的名片,為中國人民的健康保駕護航。中醫藥走出國門融入世界的同時對中醫英譯的要求也相應提高。中醫不是簡單的技術傳播,而是技術加文化的傳播[1]。中醫術語濃縮和概括了中醫學的文化內涵,是中醫文本翻譯中的基本單位[2],也是中醫英語研究的熱點。研究者對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認識也是循序漸進的。梳理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研究發現,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大多數研究成果體現在中醫術語翻譯的標準化上。隨著中醫藥國際化進程的加速,研究者更多地關注從文化內涵、認知方法及思維模式視角下探尋中醫名詞術語的最佳翻譯策略。該文以生態翻譯學視角,立足“譯者中心”論,分析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譯者所處的生態環境。
 

1中醫名詞術語英譯

     目前關于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研究,主要分為兩個方面:①針對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翻譯方法、翻譯原則和翻譯技巧進行了大量的研究[3-4],學者們以個別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譯文、中醫經典名著的翻譯為研究對象,對不同的譯文進行分析、比對后,依據某一翻譯原則和方式,最后提供最佳譯文。②從中醫名詞術語標準化的角度研究中醫名詞術語的研究不勝枚舉。中醫名詞術語和概念體現中國傳統文化特色,翻譯時必須明確規范統一,對此,學界已經達成統一。研究者結合國內外學者的研究探討了中醫名詞術語英譯國際標準化的理論、實踐和方法[5]。對中醫名詞術語英譯標準化的研究也取得了很多的成果。2000年至2007年間,多篇文章在期刊雜志上發表,一系列重要學術會議順利召開。中醫名詞術語標準化取得的成果包括:2004年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出版的《中醫藥常用名詞術語英譯》、2005年科學出版社(北京)出版的《中醫藥基本名詞術語》、2007年WHO西太平洋地區公布的《WHO西太平洋地區傳統醫學名詞術語國際標準》和2007年12月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頒布的《中醫基本名詞術語中英對照國際標準》。這些研究成果解決了大部分中醫名詞術語英譯中的無標準和誤譯問題。
     國內研究者用生態翻譯學研究中醫名詞術語英譯也成果頗豐。筆者以“生態翻譯學+中醫+術語”為關鍵詞,搜索中國知網,共獲得40篇搜索結果。根據具體內容篩選后,獲得相關文章38篇。內容多集中于用生態翻譯學視角討論中醫典籍翻譯(共18篇,其中《黃帝內經》10篇,《傷寒論》5篇)、具體中醫術語的生態翻譯理論討論(5篇)以及具體譯文的生態翻譯學解讀等。雖然都以“生態翻譯學視域”或“生態翻譯學視角”的字樣進行研究,但是從內容上看,不少成果僅僅將生態翻譯學作為研究視角,對中醫名詞術語英譯所處的翻譯生態環境本身的研究并不深入。
 

2生態翻譯學

      生態翻譯學聚焦翻譯“生態”、取向文本“生命”、關注譯者“生存”[6],是跨學科發展的結果。適應和選擇是該理論的核心內容,認為翻譯的過程是譯者適應性選擇和選擇適應性相互交替、循環的過程。譯者在選擇過程中需要考慮語言維、文化維和交際維三個維度,在適應的過程中確定最終譯文。
     生態翻譯學誕生以后,研究者們從生態翻譯學的視角對翻譯的本質、過程、標準、原則和方法以及翻譯現象等做出了新的描述和解釋[7],并以生態翻譯學為理論基礎,研究譯者怎樣運用各種翻譯方法和技巧來準確翻譯文學作品[8-9]。據粗略統計,目前在國內外發表的關于生態翻譯學方面的各類專題文章已逾百篇。也有研究者將生態翻譯學的研究成果應用于中醫翻譯的研究,從生態翻譯學的視角探討《傷寒論》的英譯本,研究《素問》的兩個英譯本的翻譯過程[10-11]。

2.1翻譯生態環境

     翻譯適應選擇論這一概念產生的同時形成了翻譯生態環境這一術語。研究者們對翻譯生態環境的認識也是逐步發展的。翻譯生態環境最早指的是制約譯者最佳適應和優化選擇的多種因素的集合[12],是譯者多維度適應與適應性選擇的前提和依據[13]。如何適應翻譯生態環境,要由譯者來判斷和選擇。為了適應動態的、不斷變化的翻譯生態環境,譯者自然會在歸化和異化,或者在直譯和意譯之間做出與翻譯生態環境相適應的選擇。隨著對“翻譯生態環境”認識的不斷深入,翻譯生態環境的外延和內涵得到進一步的細化,翻譯生態環境被定義為“譯者以外的一切都可以看作是翻譯的生態環境”。翻譯生態環境不是單一層面的,理論上可分層次,可分為宏觀翻譯生態環境、中觀翻譯生態環境和微觀翻譯生態環境,簡稱大環境、中環境和小環境。而每位譯者又都是他人翻譯生態環境的組成部分[14]。

2.2譯者中心論

     描繪和勾勒譯者在翻譯活動中的角色形象是翻譯討論的重要問題。譯者的主體性問題也是生態翻譯學者們研究的重點。為突出譯者在翻譯過程中的中心地位和主導作用,胡庚申提出了“譯者中心”的理念,認為譯文質量的好壞與譯者素質,包括譯者的學習經歷、社會閱歷、解決問題的能力及誠信度等的高低成正比。翻譯活動立足譯者,譯者處于中心位置,又是原語和譯入語以及其所代表的文化的匯集之處,是翻譯過程中一切矛盾的總和。生態翻譯學把譯者放在翻譯活動的中心,強調譯者的鮮活生命力和動態創作能力,把抽象的翻譯活動通過真實存在的譯者具體化形象化。譯者中心論拓寬了譯者研究的研究廣度,提升了理論研究的層次,也強化了譯者的存在感,增強了譯者的自信心。
 

3中醫名詞術語英譯所處的生態環境

     國際環境、國家對中醫發展的重視程度和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研究的發展狀況是中醫名詞術語英譯所處的“大”環境。近年來國家層面一系列重要文件的出臺加快了中醫藥國際化的進程,同時也對中醫藥英譯提出了新的要求。國內學者對中醫術語的英譯研究成果頗豐,多體現在術語標準化的研究。從2003年9月世界中醫藥學聯合會提出應制定中醫術語英譯的國際標準到2006年中醫基本名詞術語的國際標準初步形成,至2007年12月28日,世界中醫藥學聯合會發布的《中醫基本名詞術語中英對照國際標準》,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翻譯原則基本達成共識。中醫名詞術語翻譯原則的確定優化了譯者所處的文化環境。

3.1中醫名詞術語英譯中的“語”“人”“文”

     “語”“人”“文”是翻譯活動的必備元素。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環境中的“語”主要涉及原文(名詞術語)和譯語。“人”主要涉及原文的作者、處于中心位置的譯者和翻譯活動的委托人。“文”指的是文化,包括原文文化與譯入語文化,以及為了達到最佳交流效果,譯者在翻譯過程中對原文文化與譯入語文化兩種文化的交流和融合。“語”和“人”同處于“文”的影響和制約中,“人”對“語”的處理離不開“文”的控制。在翻譯活動中,“語”是出發點也是目的地,“人”是所有因素中最活躍的,決定翻譯活動的進度和質量。其中譯者處于中心位置,是最重要的。譯文質量、譯文的傳播效果、讀者的接受舒適度以及最終文化交流的結果成功與否,取決于譯者的適應和選擇,參見圖1。
 
 
圖1 中醫名詞術語翻譯活動流程
      原語文化環境直接影響“語”的產生,包括內容、語言風格和具體的措辭。中醫名詞術語翻譯活動所處的生態環境有其獨特之處。中醫名詞術語立足于中國文化,具有獨特的哲學內涵。除了中醫名詞術語原文內容的特殊性,術語本身呈現的高度概括性和精煉的語言結構使其承載的信息密度高,文化負載能力強。在表達方式上,類比、隱喻等大量修辭方式的使用也提高了譯者為適應譯語環境、顧及讀者感受的抉擇難度。作者根據自己所處的文化環境形成原語,而中醫名詞術語包含很多西方讀者的認知語境中并不存在的概念和表達,這對譯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譯者根據具體的翻譯內容,適應讀者的文化環境,選擇能幫助目的語讀者補充認知空白的譯文。譯者的知識水平、翻譯理念和翻譯水平決定譯者在翻譯活動中對語言維、文化維、交際維的適應和權衡,最終選擇適合目的語文化環境的譯文。

3.2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過程

     文化交流是翻譯的重要屬性,“人”則是文化溝通與交流的執行者和受益者。生態翻譯學強調譯者主體性的同時,也沒有忽視翻譯生態環境的重要性。譯者處于翻譯活動的中心,身處翻譯生態環境。翻譯生態環境包括譯者,譯者是環境的一部分。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譯者對中醫名詞術語和英語之間的理解和轉換做處理的同時要盡可能地對文本進行文化層面的對應,還要將自己置于特定的時代和文化背景當中。在翻譯的過程中,譯者承擔的責任也最多,要考慮作者和讀者的感受,要對出版商和贊助方負責,綜合考慮生態環境中各種因素的矛盾和協調,選擇適應生態環境的最佳譯文。
     譯文是譯者對原文在理解基礎上的再創造。作者、譯者與讀者之間有共同的目標,通過作者表達,譯者傳達,讀者接收,三者和諧共處。但由于中西文化的天然差異,處于聯結位置的譯者在不同時期對語言維、文化維、交際維的適應性也存在差異。中醫名詞術語英譯早期,譯者為讓讀者更容易了解中醫,接受中醫,在選擇翻譯策略和翻譯方法時,多數情況下要根據目的語的表達習慣和語言結構,考慮讀者的閱讀感受,更多地選擇從語言維和交際維對原作進行適應性選擇轉換。轉換過程中,不得不降低文化維度的標準。今天的研究者看到中醫藥文化對外傳播早期把“氣”譯為energy時也能理解身處當時翻譯生態環境的譯者的無奈。
     如今,譯者所處的生態翻譯環境正變得日益友好。在國內層面,多項扶持中醫藥發展的政策及綱領性文件陸續出臺,包括《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 (2016-2030年) 》、《中國的中醫藥》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的發布。繼承和弘揚中醫藥、促進中醫藥事業健康發展成為中醫人的使命。國際層面,中醫藥走出國門,傳播到18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中國與世界各國進行文化交流的重要內容。在國家大力扶持和國際社會認可度高的大環境里,讀者對中醫的接收度和了解程度都有提高。在這樣的背景下,在翻譯中醫名詞術語中蘊含的文化因素時,譯者可以根據中醫名詞術語的語言風格和特點,向文化維度傾斜,在傳播中醫文化的同時,豐富了目的語文化,在選擇譯文時有了更多可以向文化維傾斜的底氣。
 

4結語

     作為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中醫文化對其他文化總是帶有神秘的色彩。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生態環境環境研究可以為中醫翻譯過程中的文化傳承問題提供支持,譯者在適應目的語文化時可以適當兼顧原語文化,綜合考慮各種環境因素,選擇最適合的譯文,提高翻譯質量,盡可能地減少中醫藥文化國際傳播中出現的文化誤解現象,提高中醫藥文化國際傳播的效率。
 
參考文獻
[1] 鄒德芳.基于中醫英語語料庫的中醫英語翻譯研究[M].出版城市吉林大學出版社,2016.
[2] 張蕾.國內中醫英譯研究狀況的計量化與可視化分析[J](1997-2017).安徽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21(02):51-57.
[3] 李偉彬.從中英文化差異看中醫英譯的基本原則——兼評李照國、朱忠寶《中醫英語翻譯技巧訓練》[J].上?萍挤g.2004(04),57-59.
[4] 趙麗梅.從外宣翻譯的特殊性看中醫英譯[J].環球中醫藥,2011,4(06),478-480.
[5] 李照國.中醫基本名詞術語英譯國際標準化研究—理論研究、實踐總結、方法探索[M].上海:上?茖W技術出版社,2008.
[6] 胡庚申.生態翻譯學的研究焦點與理論視角[J].中國翻譯,2011,32(02),5-9+95.
[7] Hu,G.engshen.Translation as adaptation and selection[J].Perspectives: Studies in Translatology,2003(4):283-291.
[8] 胡庚申.生態翻譯學解讀[J].中國翻譯,2008,29(06),11-15+92.
[9] 梁思琪.從生態翻譯學視角看葛浩文譯《豐乳肥臀》之翻譯方法和技巧[J].吉林廣播電視大學學術論壇學報,2016,(11)110-111.
[10] 劉淑珍.從生態翻譯學視角看《靜夜思》的四種譯文[J].淮海工學院學報,2016(9):89.
[11] 楊樂.生態翻譯學視域下多文本中《傷寒論》英譯探討[D].南京中醫藥大學,2014.
[12] 王曉玲.生態翻譯學視角下《黃帝內經·素問》英譯研究[D].四川外國語大學,2014.
[13] 胡庚申.翻譯適應選擇論[M].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
[14] 胡庚申.生態翻譯學: 建構與詮釋[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3.
 

基金項目:天津市教委科研計劃項目(人文社科):生態翻譯學視角下中醫名詞術語英譯的文化翻譯研究(項目編號:2018SK002)。
作者簡介:李蘭蘭(1979.8-),女,山東臨沂人,碩士,講師,研究方向:中醫藥文化傳播,英語教育。
通信作者:譚秀敏(1982.12-)女,山東臨沂人,碩士,講師,研究方向:中醫藥文化傳播,英語教育,通信郵箱:122688489@qq.com。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色的网站,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久无码,中文高清无码人妻,99热这里只有 精品